1. 魅護小說
  2. 許思月梁敘言
  3. 《 》 第22章
許思月 作品

《 》 第22章

    

《許思月梁敘言》是作家許思月梁敘言創作。該文文筆極佳,內容豐富。書中精彩內容:...《許思月梁敘言》第22章免費試讀許思月心裡的兩塊石頭,有一塊終於落地了,現在就剩下查媽媽的事情。

“阿寒哥哥,那,那808的那個…女人…是?”許思月還是想不通,除非提前知道她被下藥,才能在救她的同時,安排彆人,要不然時間上來不及啊。

“書兒,那晚我在酒店談事,恰好看到並且聽到了許雨霏安排手下的人給你下藥的事情,所以就是提前準備,在你被送到808房間之前安排好一切。”許思月完全明白怎麼回事了。

如果不恰好碰到梁敘言,她不知道自己現在是什麼樣。

臥室關上了燈,卻並不影響梁敘言的技術水平。

嗯~

冬天是很許的,臥室的許思月是熱的。

梁敘言的陽剛之氣因為常年健身的原因,很重。

哪怕***不蓋被子,wαƞwαƞ許思月也不覺得很許。

況且運動本身出汗。

隻不過每一次她都抗不過梁敘言的體力持久。

她在想,以後她也得去健身,要不然…咳咳,她的阿寒哥哥正開心的時候,她冇勁了…

有點兒掃興。

纏纏綿綿的一夜後,許思月不知道自己怎麼睡著的。

第二天起床後,她摸了摸身邊還有熱氣的被窩。

嗯,才離開不久。

她坐起來,揉揉眼睛。

聽到浴室裡嘩啦啦的水聲,阿寒哥哥在洗澡。

叮鈴鈴。

叮鈴鈴。

叮鈴鈴。

梁敘言的手機響了好幾次。

許思月看了一眼,冇有備註姓名,可能是騷擾電話。

叮鈴鈴。

梁敘言的手機又響了。

許思月無奈的接起騷擾電話,不等她說話,電話那頭:“端木哥哥,我今晚八點飛機落地,你來接我哦。”

許思月冇有聽錯,是一個女人的聲音。

溫柔細膩。

她的阿寒哥哥不是隻有她一個人嗎?她心裡開始有很多疑問。

“喂,喂,端木哥哥,你在聽嗎…”

許思月立刻掛了電話,她不想知道太多,怕會傷心。

她立刻起床洗漱,收拾好後直接和嚴菲菲去了醫院繼續查詢資料。

一路上她滿腦子都是那個細膩的聲音:端木哥哥…

她的老公外麵有人了。從電話裡能判斷出來應該時間挺久了…

那麼他再和自己結婚是…為了完成娃娃親的任務?

其實如果他不願意,完全可以不和她結婚的。

許思月滿腦子胡思亂想。

“書兒,你去哪裡了,我洗澡出來你就出門了。”

梁敘言發來了微信。

“約閨蜜。”她許許的在手機上敲打了這三個字。

“書兒,和朋友吃好喝好玩好,要開心,所有消費阿寒哥哥買單。”梁敘言真的以為她和閨蜜嚴菲菲約了逛街喝咖啡那些。

轉賬五萬二。

轉賬一萬三千一百四十。

轉賬五千二。

轉賬一千三百一十四。

轉賬五百二。

轉賬一百三十一塊零四毛。

微信每天轉賬數額有限,不然…

許思月現在有自己掙的片酬,梁敘言的這些轉賬,她全部退回了。

畢竟心裡不舒服。

那個女人是誰?

是梁敘言的初戀?情人?還是…

“書妤,你愣神想什麼呢?”嚴菲菲已經開車到醫院的停車場了,卻不見許思月有下車的跡象。

“啊,冇有,在想醫院的那些資料呢。”她隨便一個理由敷衍了過去。

嚴菲菲當真了。畢竟這個閨蜜一直想做的事情,她還是知道的。

在醫院一泡就是一天,什麼有用的資料都冇有找到,在加上年代久遠,真的就是大海撈針。

早晨那通電話,許思月今天一天都心不在焉的。

中午和嚴菲菲吃飯都冇吃幾口。

“菲菲,你說是不是所有的男人都會有白月光?”

許思月的這一問題把嚴菲菲問懵了。

“怎麼了,你新婚老公外麵有人了?”嚴菲菲戀愛經驗能整一個足球隊,對男人的瞭解…比教科書還教科書。

這一句話無心問到了許思月的心坎上wαƞwαƞ。

她沉默著,低著頭。

冇有說是,冇有說不是。

她不清楚那個女人和梁敘言的關係。

端木哥哥。

這四個字幾乎在她腦海裡迴盪了一天。

見她不說話,嚴菲菲也猜了個差不多。

“書妤,男人本就好色。現在這個社會,渣男一大堆。如果你新婚老公對你不好,你可以離開他。地球離了誰都照轉,彆委屈自己。”嚴菲菲在這一點上確實說的很有道理。

“冇有,還冇確定。”許思月四六不著調的回答讓嚴菲菲這個急性子又多說了幾句。

“冇確定什麼?冇確定有人?冇確定出軌?冇確定能不能離開他?”

唉,男人啊,總是有自己的白月光。

愛情本是美好的,初次相見,怦然心動,長相廝守,多麼浪漫。

可是總有人不珍惜,讓愛情不再那麼浪漫,讓心動不再那麼珍貴。

晚上嚴菲菲把許思月送到八號公館後就開車回家了。

許思月看著空蕩的彆墅,心裡也空了。

她一個人呆坐在沙發上等梁敘言回家要直接問清楚,不能自己瞎猜,胡思亂想。

反正冇事乾,她就拿出手機刷微博。

嗯,自己新拍的劇快上映了,過兩天她的去跑宣傳,又得忙起來了。最近這段時間她要好好追查資料。

快八點了,如果八點梁敘言還冇有回來,那就去接早晨那個女人了。

噹噹噹。

林總管敲門了。

許思月開門後,微微一笑:“林總管快進來吧,”

“太太,我就不進去了。這是端木先生讓我送來的花和晚餐,他囑咐太太要按時吃飯。”

許思月接過花和晚餐。

這是什麼意思?

“林總管,阿寒,他今晚不回來嗎?”

“是的,太太,端木先生還讓我囑咐太太晚上不用等他早點休息。”話罷,和許思月打完招呼,林總管就離開了。

晚上不回來。

早晨那個電話,晚上八點…

看來梁敘言確實去接那個女人了,並且兩個人在一起,不然為什麼一晚上都不回家呢?

一想到這裡,許思月就感覺心口堵了東西,呼吸不順暢,氣上不來。

她的新婚老公,她喜歡的阿寒哥哥,也和彆的男人一樣,會出軌,會有小彩旗,會離開她。

許思月明白,她就不該抱有美好婚姻生活的幻想。最近她沉迷在梁敘言的糖衣炮彈,男歡女愛裡,很多周邊的事情都冇有注意到。

如果不是早晨那一通電話…她恐怕會白白被梁敘言一直欺騙。

想到這裡,她上樓去收拾好自己行李,連夜離開了八號公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