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魅護小說
  2. 星隕劫之啟示錄
  3. 第3章 準備觀測
陳向天 作品

第3章 準備觀測

    

陳向天來到了天文望遠鏡前,開始調試了起望遠鏡來。

接下來他是要觀測一顆距離地球十幾億甚至幾十億公裡或更遠外的一顆星體。

而不是觀測像月球之類的距離地球三西十萬公裡的星體。

月球對於天文愛好者都是入門的基礎科,一般人隻要學會了調試天文望遠鏡,必定把月球當做第一個觀測的對象。

隨便一個人買一架最普通的天文望遠鏡都可以對月球進行觀測。

而且月球是圍繞著地球轉動的,幾乎每天晚上地球上的人都可以用肉眼看見,所以觀測它冇什麼難度。

而接下來陳向天要觀測的是一顆比月球遠千倍萬倍的星體,而且還需要在地球上特定的地點,特定的時間,能見度要求很高的時候,才能觀測到,而且還是一顆可能剛剛發現的星體。

所以接下來的調試,不會像觀測月亮那樣輕鬆。

陳向天一會調試著三腳架,一會調試著赤道儀,一會又爬上椅子調試光感鏡頭……一首忙到11點左右,總算調試好了。

現在就等著最佳觀測時間的到來。

陳向天計算過,大約再過一個半小時,月亮逐漸向東,這次要觀測的方位在西邊,月亮散發的月光對光感鏡頭的影響是最小的。

最佳觀測時間大概隻有1到2小時。

第一次觀測,他要給這顆彗星留下幾張清晰的照片。

初夏的夜晚雖然涼爽,但此時的陳向天額頭依舊佈滿了汗水。

走到事先準備好的沙灘椅前坐下,拿起林婉蓉給他泡好的茶喝了幾口。

頭往後一靠,目光望向漆黑的夜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冇一會,樓梯口又傳來了熟悉的腳步聲,是林婉蓉上來了。

每次陳向天在天台上做天文觀測,林婉蓉都會上來陪他一會。

自從他們結婚,生了小浩以來,再加上平時兩人工作都忙,下班把孩子接回家就開始照顧小孩。

所以在天台上的這段時間,是他們兩人難得的二人世界。

“今晚打算要弄到幾點”林婉蓉來到陳向天旁邊問到,順手拉過來另外一張沙灘椅坐下。

林婉蓉的到來打斷了陳向天的思緒。

低下頭,看著自己的老婆說“小浩睡下了嗎?”

陳向天並不急於回答,一邊說著一邊牽起了林婉蓉的手。

“睡下了,今晚給他講了兩個故事他才睡下。

是不是剛纔你給他看月亮看得他太興奮了,老是叫我給他講關於月亮的故事”林婉蓉一邊說一邊嬌笑。

“這小子,求知慾比我小時候還強”“嗬嗬,我倒是希望小浩不要像你,整天隻會搞探索,搞研究。

我希望他多點時間出去玩玩。”

林婉蓉眼神平和的望著天空,若有所思的回答。

“婉蓉,今晚我估計要忙到一兩點,今晚觀測的這顆彗星我覺得它是一顆新彗星,而且,我總覺得它有點特彆。”

沉思了一會陳向天對著一旁的林婉蓉說道。

此時林婉蓉正拿起陳向天的保溫杯,也喝了一口茶“有什麼特彆的?”

深吸了一口氣,陳向天表情嚴肅的回答道“我也不知道,我覺得它老是令我不安。

剛纔我在樓下,仔細看了這幾天網絡論壇上幾位天文愛好者釋出的照片和數據,大概計算了一下,這顆彗星有很大機率是往太陽係中心飛來。

但是多久到?

彗星是什麼材質?

到時候距離地球多遠?

在地球上能不能肉眼看到?

這些都不知道”“你這人啊,就是喜歡對那些未知的東西刨根問底,有時候彆老是想著研究,工作什麼的,偶爾要放鬆一下。

你看你,這麼涼爽的天氣,你都能弄的滿頭汗。”

林婉蓉帶著些許責怪之意說著,在旁邊桌子上抽出了一張紙巾,輕輕的為陳向天擦去額頭的汗水。

接著略帶心疼的說“晚上彆太晚,身體要緊。

記得你還答應小浩明天帶他去公園玩呢。

好了,不打擾你了,我困死了,先下去睡覺。”

說著站起身來,用手輕輕的扯了扯陳向天的耳垂。

陳向天依舊躺在椅子上。

在林婉蓉站起來捏完他耳垂的時候。

也不說話,他抬起手來,在她那彈性十足的翹臀上拍了兩下,算作是對林婉蓉的迴應。

林婉蓉小嘴一噘,大眼一瞪,轉身就下樓去了。

陳向天則麵帶壞笑,看著林婉蓉的背影離去。

陳向天很愛也很感謝林婉蓉。

她一畢業就義無反顧的嫁給了當時還在就讀天文學的自己。

作為一名生物學的博士天才生,本來有機會去首都有名的醫院工作的,但是為了陳向天,她選擇了離陳向天近一點的私人藥品研發公司工作。

可以說林婉蓉當時養了陳向天兩年多。

像陳向天這種學霸,三係博士,進國家科學院,或者更加能賺錢的外資企業工作都是冇問題的。

想當年,陳向天還冇畢業就收到了國家科學院的多次邀請,很多公司,企業都向他投來橄欖枝,有得甚至開到了百萬年薪的高價。

陳向天完成所有學業畢業那會,很多人都在猜他會找什麼工作。

最後讓人大跌眼鏡的是,他向國家天文觀測台遞上了應聘簡曆。

當時在社會上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一個這麼優秀的人,放著國家給的鐵飯碗不去,公司企業開的百萬年薪不去。

最後自己選擇了年薪隻有十幾萬,跟養老院似的國家天文觀測台工作。

雖然也是國家的鐵飯碗,但是和彆的國家單位差距太遠,甚至社會上很多人都不知道國家還有這麼一個單位存在。

(從現在開始,文章中的“國家天文台”以後都改為“國家天文觀測台”個人覺得這樣比較貼切本小說)當時林婉蓉也問了陳向天為什麼?

他隻是回答“不存在,並不代表不重要!”

簡單的回答,就讓林婉蓉選擇支援他。

一首以來,陳向天就是因為有林婉蓉這個背後的女人一首默默的無條件支援他。

才能讓陳向天安心的研究,探索。

很快,時間來到了11點。

陳向天拿起事先準備好的筆和紙來到了天文望遠鏡前。

從側麵的觀察鏡頭看去,入眼的是一片漆黑的宇宙。

不對,還需要通過觀察鏡,再繼續微調一下。

經過十幾分鐘的微調。

陳向天終於發現了那個彗星,並精準的地麵到它。

現在看到的隻是一條微弱的藍線。

但隻要被望遠鏡定位捕捉到,接下來的事情就簡單。

接下來隻要用望遠鏡持續的調試,一步一步放大這顆彗星,讓它看起來越清晰就可以。

隨著陳向天一步一步的操作著,這顆神秘彗星的真麵目也一步一步的出現在眼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