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魅護小說
  2. 徒弟的掌上明師不好惹!
  3. 第5章 切磋大會(一)
祈月 作品

第5章 切磋大會(一)

    

“不錯,今天的表現”這個徒弟確實是個寶貝“師父,你送我的這個笛子,不是凡品對吧?”

子默拿出那翠綠色發光的笛子祈月應聲愣住“這?

你也看得出來?

還真是小看你了”……天洙靈山 祈月出入靈派“月兒這是為師意外得此靈石,為你打造的靈器”祈廉上仙手上多了一件白玉色的長笛“這是給我的?”

祈月瞪大了眼睛好漂亮長笛還隱約散發著白色光芒“此物名為辰溪,堅不可摧,此物一但認主非他人可取”祈月接過“多謝師父!

月兒很喜歡!”

祈月把長笛拿在手裡 師父又拿出另外一件小東西“這是?”

“此物和辰溪出自同一靈石,為師煉化時這物伴隨著你的辰溪一同幻化,可見與你有緣 你且先做掛件也可帶在身上品質也是極好,此為雙生笛,雙笛互有感應 ,索性一併給你可好?

此物可幻化萬千其主人修為越高變化越強威力越大,此物不可小覷”“師傅師傅,在想什麼?”

子默看著身後不動的人兒“隻是因緣巧合得到的罷了與你靈力相似予你做靈器有什麼不好,名字我還冇想過你可有想法?”

祈月連忙轉移話題“名字……”說到這名字,不禁讓他想起土豆名字的來源算了,還是自己想想吧,師父起的名字總是稀奇古怪的“此物可隨你心意變換形態,劍也罷笛子也罷,隻要持有人能力越強它便越強,它是認主的,你上山哪天它就有所感應,所以我纔將它贈你,它與你有緣,好好修煉靈器也是有感情的”說話間腰間的白玉佩不經意間動了一下,祈月輕輕拍了一下好像在跟它說我還不夠厲害嗎 今天看這小子的修為大有長進不如試試“子默 ,天色還早不如為師陪你練練?”

說罷祈月一揮手裡多了根竹子“好!

那師父你老人家可要注意了”子默打趣到,上山這一年多,也是長了不少膽子“什麼?

老人家?

小子默你是不是也想嚐嚐被埋的滋味?”

“阿丘~誰~吱吱吱~誰說我~啊哈~蘿蔔好吃!”

子默先出招試朝祈月飛去祈月一揮,輕鬆破解了他的招式,強大的氣流把他頂出去好遠……“玄皇三階,以你的底子還可在高些!”

說罷祈月回擊子默立馬防禦起來,這是!

他的招式……不更強了嘭!

碎了他的防禦碎了祈月早己來到他的背後“看到了嗎,剛剛你的那招我給……”祈月微微一笑轉過身來……腰帶掉了……祈月趕緊雙手捂住眼睛……“啊,師父!

冇掉冇掉冇……”下一秒己經被埋在土裡了光個腦袋在上麵……他師傅這手可真快……“呼~罪過罪過!”

祈月看著土裡的子默“為師的錯,這就把你挖出來”一揮塵土飛揚子默緩緩落地身上的衣服也變成了白色紫衣乾淨利落“人靠衣裝馬靠鞍,剛纔為師對不住哈”“師傅,咱能不能改改埋人的習慣?”

“天色不早了回去吧”祈月突然嚴肅起來“等等我師傅!”

子默摸了摸腰間的玉佩“守月”大殿外祈月變化會原來都樣貌“師傅?”

子默見她突然停下“去泡茶,來客人了”祈月跨步進入殿內紫衣男人連忙起身朝她走來“小月兒,你今日下山了?

去看切磋大會了吧”是紫鈺峰掌門紫沅“師兄”祈月行禮“這是乾嘛,咱們都多久冇見了,要不是今日我那徒兒的弟子被抬回去看察覺到他身上有你的靈力,我也不好判斷今日月竹峰上的人兒是否下山去了”紫沅就像一個紈絝子弟,樣貌非凡頭上總是彆這一和桃花簪,行事也是我行我素,百年間上山無數次 要不是不知道祈月從那學的結界,要不是自己一時半會也破解不了,這大殿的門早讓他踏破了,從小他就喜歡這個小師妹把他當親妹妹子默泡好了茶端了進來“紫掌門”子默看見來人從裝扮上也猜的大差不離,師門選拔時那些人就在討論這兩個掌門,赤嶺峰掌門秋倉青,麵露怒色不易交好,對徒弟也是一等一的嚴苛,賞罰分明,紫鈺峰掌門紫沅,為人和善麵容較好,常常一身紫衣出現在眾人麵前,頭戴花簪,騷氣十足……但是對她師傅的傳言卻少之又少,隻知道有這麼一個人還是女子,和前兩位並列天洙靈仙派“哎呀~這就是你那乖徒兒吧!

這張臉也是極品中的極品呀!”

他這話冇說錯,子默的臉確實很好,大眼長睫毛墨色眉峰高挺的鼻梁,膚色粉白,這要是個女子那定是個大美人“叫什麼掌門,叫師叔,紫沅師叔,小子默!”

紫沅對這小子倒是很感興趣“今日的比武師叔我可是看了,很厲害嗎,師叔看好你哦!”

“你今日前來是為何”祈月聲音冷淡放下手裡的茶水“今日主要是來感謝你呀小師妹,紫雲那徒弟今日中那毒我也看過了是化骨散,倘若不是你即使為他療傷恐怕是等不到回去人就不在了謝謝你了”紫沅突然嚴肅起來“今日那個李炎是從何處得到的化骨散你和大師兄一起好好查,這東西這些年來仙門個派都禁用此物,那些化骨散從何而來,李炎又為何一口咬定那是軟筋散?

我想此事冇那麼簡單”祈月看向天空,此等禁物重見天日,怕不是要有什麼血雨腥風……“好等我回去就和大師兄商量,也一定細細盤問那弟子找出這禁物出自哪裡 絕不能再讓此事發生!”

說罷紫沅又閒聊了幾句就離開了可算是走了“師父,紫沅上仙他向來話就這麼多嗎?”

一個時辰整整說了一個時辰“他?

燒包一個!”

“噗”子默冇憋住“小子默,他漂亮還是我漂亮?

嗯?”

紫沅那小子自古揹負絕世美顏的稱號雖然一聽就知道自封的可看到他那樣要不是因為是師兄還真有點忍不住想胖揍他一頓“這……”子默突然臉色漲紅跟猴屁股似的,他趕緊低下了頭,不敢再去看祈月的眼睛“你怎麼了臉怎麼這麼紅,中毒了?

為師看看”祈月快步走到他麵前雙手捂著他的臉看著他怎麼了子默對上那雙眼睛,趕緊跑去了廚房“我冇事!

師父我去做飯了!”

“這小子也冇中毒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