芝似夾 作品

第 1 章

    

-

校園坐落在一片開闊的平原上,錯落有致的建築群被各種樹木和草坪環繞,遠處的山巒為這幅畫增添了幾分靜謐。

寢室的窗簾是由薄紗織成,微風吹過,簾幕輕輕飄動,透出一絲絲朦朧的光影。

女生寢室是上床下桌的四人間,帶陽台和獨立衛浴。

室內裝飾乾淨整潔,顯得很寬敞明亮。

“又吟,我穿這身怎樣?”蔣蔓倪轉一圈,低胸修身的玫粉色連衣裙勾勒出她曼妙的身材。

許又認真的點頭,“好看,前凸後翹。”繼而又道:“走吧!”

蔣蔓倪拉起她的手,上下打量一番,“你就穿這身去?”

“嗯,有什麼問題嗎?”

白色上衣紮進藍色微喇牛仔褲,腳踩小白鞋。

妥妥的女大學生。

“誒呦,你這身好看是好看。但是作為學校的公眾人物,稍微打扮得漂亮一點。”說著,打開許又吟的衣櫃找找有冇有適合的衣服。

許又吟不解,“我什麼時候成公眾人物了?”

“軍訓的時候,不是有人偷拍你發上學校論壇了嘛,最近學校的校花評選,好多同學都投了你。”話落,遞給她一件裙子。

許又吟接過,“可以退出嗎?”

蔣蔓倪搖搖頭說,“不可以了。”推了推她,“快去換衣服,比賽要開始了。”

籃球場如同一麵鏡子,反映出青春的熱血與朝氣。當觀眾的喝彩與籃球落地的聲音交織在一起,喧囂聲彙成一股熱浪,伴隨著對比賽的期待不斷升溫。

許又吟和蔣蔓倪到時,觀眾席基本虛無空座。

蔣蔓倪點開微信看群裡訊息,“在b區第四排。”抬頭看向b區,林楚楚和周軟在和她們招手。

“看到她們了。”

在場內熱身的男生在她們進來就注意到了,其中一開口說道:“穿白色裙子的女生是不是大一新生許又吟,長得是真的好看。”

“的確,新校花評選都斷層了。她旁邊那個也好看,好像排在第二。”

江澈之轉頭看向旁邊轉球的男生,“挺好看的,你覺得呢?”

男生停下手中的動作,抬眸看去,女孩已經坐在觀眾席了。

此時的她不知道在和旁邊的說什麼,嘴角上揚,有兩個極顯的梨渦。

確實長得挺不錯。

丟下“還行。”兩個字,便抬腳離開。

江澈之一聽,驚訝地跟著說:“難得從你口中聽到誇女孩的話呀,是不是有興趣。”

裴望池勾唇輕笑一聲,“你猜?”

觀眾席上,林楚楚激動的搖了搖許又吟的手,“裴望池學長帥死了。”

“冷靜一下,有人看著呢!”許又吟坐下就感覺有人在看她們這邊。

周軟環視一圈,“那都是看你的。”

“實話。”蔣蔓倪繼而又道:“正在追你是哪個?”

周軟一下子紅了臉,低聲道:“就是球場穿白色球衣4號那個。”

她們三個都紛紛往下看,身高大約185左右。長的挺帥的,文質彬彬的。

“可以呀,那你喜歡他嗎?”蔣蔓倪眼神微眯。

周軟支支吾吾的,才蹦出句話,“有點。”

林楚楚一聽,嚼完口中的零食說道:“那就先吊著他,確定他是認真的再答應。”

許又吟安靜的聽著,冇有發表意見。

“比賽開始了。”觀眾席的人激動的大喊一聲。

裁判高喊,“計算機係紅方,設計係藍方,比賽開始。”

裁判員鳴笛,戰幕拉開了。發球、運球、傳球、斷球、拚搶……雙方運動員的爭奪,氣氛立刻緊張起來。

裴望池擁有絕對的身高優勢,剛開始,便搶到了籃球的控製權。

說時遲,那時快,隻見裴望池閃電般地從對方左側攻入。

紅方球員很有默契地攔住了藍方左側的兩位隊員,令紅方主將無“後顧之憂”。

大家屏息凝神,看著那個籃球在空中劃過一個完美的拋物線,“框”的一聲落在了籃網裡。

響起一片掌聲,全場轟動。

林楚楚張嘴,“我應該為裴望池呐喊還是為咱們係的男生哀嚎呢?”

蔣蔓倪拍了拍她的肩,“真實一點。”

林楚楚秒懂,“裴望池扣籃太帥了,愛死了好吧!”

許又吟目光會不自覺的跟隨著他的身影,可能是因為在球場上太出眾了吧!

女人都是視覺動物,都喜歡看帥哥。

她也不例外。

球員們奔跑在籃球場上,留下一道道快速的步伐痕跡宛如勇士馳騁在廣闊的戰場。沉重的呼吸和汗水的傾瀉都無法阻擋對勝利的渴望和激情的釋放。

當最後一次投球命中,觀眾場上歡聲雷動,勝利的歡呼如同奔騰的海浪,好像要掀翻了籃球場。

上半場結束,紅方領先藍方20分。

候補隊員給他們都遞一瓶水,“池哥,接住。”拋出一個完美的弧度,精準的落入他手中。

裴望池下巴輕抬,“謝了。”擰開瓶蓋,仰頭灌入口中,下顎線條清晰而流暢,恰好能看到他如玉般旖旎的喉結和下方隱約可見的冷白鎖骨。

“下半場不打了。”裴望池擰緊瓶蓋,拿起乾淨毛巾擦身上的汗珠。

“這就不打了?”江澈之繼而開口,“那一會聚餐來不來?”

裴望往外走,順帶拋了句,“看情況。”

觀眾席的女生看到裴望池離場,“裴望池是不打了嗎?”

另一個女生附和道:“應該不打了,那我們也走吧!”

“走吧!”

下半場開始,觀眾席上陸續有人離場,場內的歡呼也冇那麼激烈了。

比賽結束,紅方獲勝。

林楚楚收拾吃完的零吃包裝,“走,去吃啥呀?”

周軟正要起身,手機響了。冇看來電是誰就接起,“喂。”

“周軟,一會我們聚餐要來嗎?”電話那頭響起一道男聲。

周軟頓了頓,纔開口拒絕道:“我和室友約好了。”

掛了電話,周軟看著她們開口,“宋淇邀請我們聚餐,去嗎?”

蔣蔓倪反問:“你想去嗎?”

“我都行。”

林楚楚不帶猶豫的答應了,“去呀,冇準能和裴望池學長一起吃飯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