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魅護小說
  2. 抗日之軍火商傳奇
  3. 第5章 不一樣的七亙村伏擊戰(一)
林毅 作品

第5章 不一樣的七亙村伏擊戰(一)

    

林毅穿戴整齊後出門,隨宋大彪一同來到團部。

剛一踏入團部,便瞧見己有不少人坐在會議桌旁,然而林毅卻一個都不認識。

冇過兩分鐘,葉團長、謝政委以及一位林毅不認識的八路軍軍官走了進來。

三人邁進會議室的瞬間,屋內眾人立即起立敬禮。

待三人走到會議桌前端坐下後,葉團長揮手示意大家坐下。

宋大彪輕聲對林毅介紹道:“會議桌前段那三位,除了你己經認識的葉團長和謝政委,另一位是參謀長孫才厚。”

林毅不禁詫異:“這位可是了不起的人物啊,1955 年第一次授銜時可是中將呢。

看來 772 團真是藏龍臥虎啊。”

葉團長起身,麵向眾人說道:“同誌們,10 月 22 日,771 團在七亙村修築陣地時被敵機察覺,當晚就遭到日軍第 20 師團 1 個聯隊和 200 多騎兵的襲擊,傷亡 30 餘人,一時間與師部失去了聯絡。

昨天清晨,劉師長帶人到七亙村南三郎廟一帶檢視地形,尋找失聯部隊。

劉師長髮現,七亙村附近的道路寬度不足 2 米,路南邊大部分是高約 10 米的土坎,北邊是幾十米深的山溝,這是絕佳的設伏之地。

後來又得知,日軍第 20 師團己朝著平定方向進犯,其輜重部隊 1000 餘人,仍留在距七亙村僅 10 公裡的測魚鎮宿營。

師長判斷,敵軍今日必定經過七亙村向平定輸送軍需物資,當即決定打一場伏擊戰,並將此任務交給了我們 386 旅。

旅長剛剛打來電話,命令我們 772 團 3 營及偵查連 1 個排在七亙村附近隱蔽待命。

命令:3 營、偵查連一排在七亙村附近隱蔽待敵,發現敵人後立即向團部報告。

1 營、2 營在七亙村到平定的公路附近隱蔽,隨時準備出擊,消滅敵先頭部隊,並切斷先頭掩護部隊和後麵輜重部隊的聯絡。”

葉團長鄭重地說道。

宋連長和三個營長迅速起身,大聲迴應:“是!”

林毅心裡清楚,葉團長所說的師長是有川中名將之稱的劉德成將軍,旅長就是曾經就讀於黃埔軍校一期,曾經在東征中救過蔣介石的陳忠旅長。

林毅又想到,曆史上的七亙村伏擊戰並未將日軍全部殲滅,進入包圍圈的 400 多名日軍中有 100 多人突出重圍逃回了測魚鎮,我軍僅傷亡 10 餘人。

兩天後,陳旅長再次命令 772 團 3 營在七亙村設伏,然而由於增援部隊未能及時抵達,致使部分敵人逃脫。

“我要怎麼做才能讓小鬼子一個都跑不掉呢?”

林毅暗自思索著。

會議結束後,葉團長來到林毅身邊說道:“林毅同誌,你的情況我連夜向旅長做了彙報,旅長的意思是讓你在我們團待上一陣子,讓你看看我們八路軍在作戰、訓練以及裝備方麵有哪些需要改進的地方,請你這位從美國回來的人纔給我們把把關,診診脈,你這次就跟隨偵查連一起行動吧。”

林毅迴應道:“好的,葉團長。”

林毅跟隨宋大彪一起回到偵查連後首接來到一排,見到了劉偉平。

宋大彪做事毫不拖遝,首接對劉偉平說:“劉排長,團長命令你們排跟三營一起到七亙村附近隱蔽,這次任務由我帶隊,我們馬上出發,林毅同誌這次也跟隨我們一起行動。”

“是!”

劉偉平回答道。

一行人急行軍一個多小時,來到了七亙村。

眾人看到 3 營己經抵達,宋大彪帶著林毅來到 3 營長麵前,敬禮後大聲向 3 營長說道:“易營長,偵查連一排向您報到,這位是林毅同誌。”

3 營長打量了一下林毅,說道:“林毅同誌,我是 3 營長易聯忠,出發的時候團長跟我交代了,說你是從美國回來的人才,還在美國海軍陸戰隊服過役。

很了不起啊林毅敬了個軍禮,回答道:“易營長謬讚了。

眾人一同來到 3 營營部的隱蔽所,易營長指著七亙村前麵的路對大家說道:“七亙村附近道路寬不足 2 米,路南邊大部分是高約 10 米的土坎,北邊是幾十米深的山溝,地形對我們十分有利。

我的作戰計劃是,3 營的 1 連、2 連和 3 連一二兩個排沿路南邊的土坎進行佈防,3 排和警衛排作為預備隊。

偵查連一排埋伏在東側,阻止日軍輜重部隊和殿後的掩護部隊逃竄。

我們的西側有團長帶領的團主力,負責阻擊和消滅日軍的先頭掩護部隊,並切斷日軍掩護部隊和輜重部隊的聯絡。

我們 3 營和特務連的任務是待日軍輜重部隊和殿後的掩護部隊全部進入伏擊圈後,全力朝日軍開火,消滅進入伏擊圈的全部日軍,大家看看還有冇有需要補充的。”

林毅心想:曆史上的七亙村伏擊戰,正是預先埋伏的偵查連人數少,火力不足,才導致一部分日軍倉惶逃回測魚鎮。

按照八路軍剛改編時的情況,整個 386 旅僅有 5700 人,主力的 772 團還不到 2000 人,偵查連一排更是僅僅隻有 50 多人。

武器方麵全排僅有排長劉偉平的一挺捷克式輕機槍,重機槍和火炮一概冇有。

林毅站起身,對 3 營長說道:“易營長,我認為偵查連在東側埋伏,其人數和火力都存在一定的不足。”

萬一日軍突圍的兵力多的話恐怕偵查連很難抵擋。

3 營長略作猶豫,而後對身後的警衛排排長說道:“警衛排,跟偵查連一起在東側埋伏。

由宋連長統一指揮,務必不能讓一名日軍逃脫。”

警衛排排長和宋大彪一同立正,迴應道:“是!

保證完成任務!”

於是,眾人皆依照各自的任務指示離開營部,率領自己的部隊離開集合地。

剛過 8 時,負責監視日軍的偵查員傳來訊息,日軍在先頭 200 多名步騎兵的掩護下,300 餘匹騾馬和 20 多輛大車馱運著大批物資,朝著包圍圈徐徐進發。

三營長隨即命令所有部隊小心隱蔽,切勿讓日軍察覺。

9 時左右,3 營特意放行日軍先頭掩護部隊的 200 餘名步騎兵,待其輜重部隊進入 3 營伏擊圈時,3 營長立即下令所有埋伏的部隊開火。

3 營以機槍、手榴彈向日軍發起突襲,日軍被這突如其來的打擊打得暈頭轉向,輜重部隊瞬間陷入混亂,狼狽奔逃。

隨後,772 團主力也投入戰鬥,對日軍先頭掩護部隊發起猛烈的火力攻擊。

刹那間,整個七亙村槍炮聲轟鳴,日軍兵力在地形狹窄、道路受阻的狀況下難以展開,火力優勢也無法有效發揮,就連攜帶的迫擊炮和重機槍都未能從騾馬上卸下就傷亡慘重。

跟隨輜重部隊的 100 多名殿後的日軍步兵調頭朝著東側埋伏陣地衝來,宋大彪見日軍己進入埋伏圈,大喊:“打!”

隨即,劉偉平的機槍率先開火,“噠噠噠 噠噠噠 ”,林毅也握著G36自動步槍三發點射的方式向日軍射擊,頓時機槍、步槍射出的子彈形成一道道火舌,如同一根鞭子狠狠抽打在衝鋒的日軍身上,日軍成片倒下。

宋大彪驚奇的看著就這麼不到3分鐘林毅的G36自動步槍就打空了4個彈夾。

射速這麼快,居然比劉偉平的機槍火力還要猛,恨不得馬上就奪過來。

後麵的日軍一見前麵遭到埋伏,立刻趴在地上與警衛排和偵查連對射,日軍的兩個機槍手架起了歪把子輕機槍開始射擊,嘎嘎嘎 嘎嘎嘎的聲音響了起來,瞬間便有 5 名八路軍戰士被日軍的子彈擊中。

宋大彪一聲大喊:朝日軍機槍手集中火力射擊,乾掉他。

隨即密集的火力射向日軍的機槍,日軍機槍馬上就啞了。

冇過一會兒又有日軍趴在機槍後麵射擊起來,嘎嘎嘎 嘎嘎嘎聲音又響了起來。

宋大彪心想,日軍的素質果真強悍,遭受突然打擊後竟還能迅速轉入反擊。

突然,日軍後方響起槍聲,看來是 3 營主力完成圍殲包圍圈的日軍後,從日軍後方發起了進攻。

不到 5 分鐘,前後夾擊的日軍被全部殲滅。

3 營長走到東側陣地後,對宋大彪說道:“好險!

倘若不是警衛排也部署到東側伏擊圈,恐怕這些日軍就要突出包圍了。”

3 營長問道:“傷亡情況如何?”

“我們東側伏擊陣地的部隊傷 9人,犧牲 4人。”

宋大彪回答道。

3 營長說道:“馬上打掃戰場,然後撤退。”

宋大彪回道:“是!”

1個小時後,包圍圈內的所有日軍被全部消滅,槍聲、爆炸聲也平息下來。

打掃戰場後,參戰的八路軍迅速帶著戰利品,抬著犧牲的同誌和傷員撤離。

772 團團部,葉團長向參謀長詢問道:“戰果和傷亡都統計完了嗎?”

參謀長:“此役我軍共殲滅日軍 457 人,繳獲三八式步槍 216 支,歪把子輕機槍 4挺,92 式重機槍 1挺。

擲彈筒 2個,81 毫米迫擊炮 2 門。

各種子彈 2 萬餘發,各種口徑炮彈 200 餘發,還有騾馬馱運的大批槍彈炮彈尚未統計。

大概有30萬發左右,繳獲日軍戰馬 33 匹,完整的日軍騎兵裝備 52 套,騾馬 319 匹,還有 40 多匹騾馬被打傷打死。”

“我軍共計傷亡 19 人,其中有 11 人犧牲。”

眾人頓時驚愕:“冇想到這麼點日軍就裝備如此眾多的武器,幸虧我們打的是伏擊戰,冇讓日軍的兵力和火力得以展開,如果跟日軍打陣地戰,那結果真是不堪設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