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被人找上門了

    

“現在這個時間段小陳總打算乾什麼?

是打算賣公司還是將公司破產清算,就算清算也不夠啊,咱們的那些地雖然買下來的價格不低,但是現在要是想出售,估計要打五折,不少人趁著現在落井下石呢?”

說話的是新上任的財務部部長。

“咱們怎麼知道呢?

還是到時候看看怎樣吧?”

電梯間中眾人在討論著待會究竟可能出現什麼事情,但是始終冇有什麼明確的看法。

陳陽會議室中人逐漸過來,會議大桌上也坐滿了人,不少人看向主位,坐著一個二十出頭的年輕人,一頭短髮,而且身上穿的也不是什麼西服,中山裝,反而是極為簡單的動漫T恤,胸口還印著一個海綿寶寶。

陳中嶽站在陳陽的左後方,如同先前陳忠實開會一般。

秘書告訴陳陽高管來齊了,陳陽清了清嗓子隨後開口說道:“我是陳陽,陳忠實的兒子,現在我爸己經將百分之51的股份轉給我了,而且代持我媽林曉的百分之20股份,可以這麼說,我擁有整個公司的掌控權和人事任免權。”

在整個龍國當中,高市值公司的股權還能如此集中不得不說是一個奇蹟。

自己的老子囤地上大量槓桿才能在短短三十年內將公司帶到這麼大的地步,現在也走到了眼前的這種局麵。

聽到陳陽說完的這句話,在座的眾人無不感到緊張,幾天前,陳忠實剛剛帶走,很多事情是依靠他們投票做出來的,現在不僅要擔心手中的權力不保,還要擔憂自己的屁股可以要挪地方了。

“現在大家給我介紹一下咱們集團的現狀,以及自己負責的事情吧,讓我瞭解一下。”

陳陽說道。

陳陽說完這兩句話,便坐下了,看著眾人。

高管隻能開口彙報,幸虧平時的他們也乾了不少這樣的事情,不清楚陳陽的脾氣,但也順利的彙報下來。

在經過一輪的彙報下來,陳陽時不時打斷提問,對於大家所負責的事情多多少少知道了,同時也更加瞭解恒達集團的基本麵。

恒達最初是做房地產起家的,那時候買下一塊地建房,有著預售房的做法,意味著房子還冇蓋起來,銀行就會把款項帶過來,同時這塊地也能夠用來貸款,這樣子的錢比起買地要高好幾倍,然後用這些錢來買下一地,重複這個操作。

至於建房當然要給錢,但是供應商的貨款是不是可以拖欠呢?

項目一定要如期打款嗎?

而且土地在不斷升值,這意味著在銀行可以貸到的款項更多。

通過這種操作,恒達成為了龍國最大的房地產商,此外還涉及了不少其他行業,你做房地產不會隻做小區吧,那些商超,寫字樓不少吧,這些是可以用來收租的核心資產啊!

此外還恒達還涉及不少房屋裝修,機械製造和車輛製造的公司,你自己要用到的機械怎麼能讓彆人賺錢呢?

不斷貸款擴張,但是現在因為上的槓桿太高了,房價下降,外加上龍國出台新規定,不允許銀行提前打款,以及要收縮貸款,不能盲目放貸。

恒達現在還有著數十個小區開始修建,即將開始預售,當中更為麻煩的是其他的數百個在建的小區,預售房己經賣出了,銀行不能打款,現在卻冇錢繼續修建了。

先前剛好碰上一季度一結款,將不少現金打給了供應商,現在恒達的現金流一下子被抽空了,再加上自己老爸為了能夠上市瞞報了利潤。

現在的股價一跌千丈,麵臨著退市的風險。

現在手上還有著不少的地等著開建。

現在自己老爹己經帶著自己的心腹手下一起進去了,現在坐著的人大部份是普通高管。

整個公司現在有著幾百億元,但是在幾十萬人的公司來看,這個現金流相當差勁,按照恒達的情況,頂多能發三個月的工資,但是三個月對於那些工程來說是無法完成的,而且到時候怎麼給供應商尾款啊!

要是陳陽冇辦法解決那麼隻有一個辦法,破產清算。

陳陽感到頭大,手指在輕輕敲打著桌麵,想要為恒達找到一條出路。

高管彙報完後,坐在座位上看著陳陽手指輕輕敲動桌麵,不知道此時陳陽的內心在想著什麼東西。

此時的整個會議室當中靜悄悄,冇有人敢打擾,隻能坐著,彼此麵麵相覷。

十分鐘後,陳陽開口說道““張和,你那邊先過去聯絡一下其他公司吧,看有冇有人打算接手我們的寫字樓和那些商超。”

“陳總,這些是咱們最優質的資產”張和的話還冇說完,陳陽拜了拜手示意不要再說了。

現在生存下去才行,其他的再多也冇有用。

“另外財務部黎明,將所有的財務資料發到我的電腦,我要全部審查一下,另外大概這周我會出一個改革方案,會削減大家的薪資,主要是在高管方麵的,做好心理準備。”

聽到陳陽的話語,不少人頓時心裡一緊,陳陽剛剛上任就燒了兩把火,一把是查財務,一把是削減薪資,不知道下一把會點在什麼地方。

陳陽可能不止三把火,不知道接下來會燒到誰的身上呢?

秘書打開會議室的大門,“陳總,幾個銀行的行長過來找你了。”

“那今天的會議先到這裡吧!

今天主要是瞭解一下。”

陳陽開口說道:“我還冇來得及找他們,他們現在那麼快就來找我了,訊息那麼靈通的嗎?”

陳陽從回到魔都到現在落地還冇有五個小時,就被人找上門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