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東方 作品

第4章 軍中立威

    

“我反對,既然聖京尚未失守,而且卓大將軍正在那裡主持大局,我們就應該迅速南下勤王,同時也可以護送卓小姐回去。”

陳良激動的說道。

“放屁,老子在這裡大塊吃肉、大碗喝酒,好不快活!

憑什麼要老子去為那個皇帝賣命?”

洛信拍著桌子,毫不示弱的大叫道。

朱東方皺了一下眉,自從得知卓不凡正在堅守聖京之後,秋風兵團就產生了嚴重的意見分歧。

陳良身為大將軍的護衛,原本就不服朱東方的調度,隻是因為當時掌握軍隊的秋裡和洛信全力支援才無話可說。

如今他可以說是主張南下的代表。

至於洛信和秋裡本來就是土匪性子,在偷襲了押運隊,實力大增之後,就一首叫嚷著要把隊伍帶到山上去。

“將軍,不好了,有兩隊弟兄打起來了!”

正在此時,一個士兵跑了進來稟報道。

“怎麼回事?”

朱東方一驚。

“為、為了女人。”

那個士兵吞吞吐吐的回答道。

“什麼?”

朱東方一愣。

隻見魏廖歎了口氣,解釋道:“前日我軍救下的婦女,有一些還冇有安置妥當,因而在軍中引起了一些麻煩。”

“哼,強盜就是強盜!”

陳良冷冷的道。

一旁的卓靜雯也露出了不屑的神色。

“你他媽的說誰?”

洛信大怒道。

而秋裡也罷手按住了劍柄。

“夠了,都給我住嘴,傳我的命令,讓全軍集合。

魏先生,你立刻去把那些鬨事的士兵抓起來。”

朱東方突然間拍了一下台子,越想越火,什麼亂七八糟的,再這樣下去,軍隊不是散夥,就是變成了土匪。

其實這也怪朱東方自己。

眾人眼中的朱東方從來都是悠哉遊哉的,即使是在戰場上,朱東方也總是憑藉自己的智慧,遊刃有餘。

但是有利也有弊,由於朱東方一首抱著冷眼看世界的想法,大家在敬佩朱東方的智謀的同時,並不認可他是一個威嚴的統帥。

不過現在朱東方知道必須改變自己的形象了。

“殺!”

一聲冷酷的命令讓在場的將士暗暗心驚。

朱東方在問明事實之後,立刻下令當眾處死帶頭鬨事的士兵。

其冷酷的神色,讓即使是洛信和秋裡這兩個老朋友也不敢上前求情。

朱東方站立在高處,麵對著鴉雀無聲的場麵,看著眾人畏懼的神色,心裡暗暗苦笑。

後世的史學家在評論朱東方這位日後改變了全天下格局的風雲人物時,都認為他是一個絕對矛盾的實體。

在他的一生中,有好幾次可以皇袍加身,但他都放棄了,一生冇有稱帝;但是他也冇有作忠臣的覺悟,當麵臨危險時,毫不猶豫的摒除一切障礙,手段之狠、城府之深。

讓人很自然的把他放入了梟雄之列。

其實就他的本性而言,酷愛研究曆史的他,更願意做個時代的旁觀者,閒時和朋友相處也是很隨遇而安;但是他也不是一個絕對的和平分子,為了自保,,即使是手足兄弟也決不放過。

正因為如此,時代的激流讓他無法選擇的走到了曆史舞台的前麵。

站在眾人目視焦點的朱東方深知這是一次整頓全軍的重要關口。

他暗自運轉內功,氣壓丹田,緩慢而威嚴的說道:“秋風兵團的成立絕不是作土匪強盜,同時我們也絕不是要替貴族、皇帝賣命。

身逢亂世,強者為尊,我要帶領你們去打天下,在這個亂世中像一個人一樣的活著,享受生活、擁有榮譽。

我要你們在數十年後,自豪的對你們的子孫說:我是秋風兵團的一員——我們保衛了家園,我們征服了平原和戈壁、大海和草地,我們要讓天底下一切勤勞、高尚、有才華的人得到生存、生活、發展的空間,我們要為天空下每一寸土地帶來自由和尊嚴!

這是一條充滿血雨腥風的道路,這也是一條勇士的征途!

我將帶領每一位血性的漢子、每一個視榮譽為生命的戰士一起走下去。

我發誓,無論何時何地,我,朱東方都將和你們在一起,為榮譽而戰、為自由而戰、為生命而戰!”

“誓死相隨!”

整個山穀中傳出了有誌一同的聲音,每一個人都被深深的感染了。

朱東方知道,從這一刻起,他真正獲得了軍隊的認可。

熟讀曆史的他,非常清楚,軍隊就是一個不停的以榮譽、勝利和財富來餵養的怪物,從此之後,隻要他能夠履行剛纔的諾言,給將士們帶來勝利、榮譽和財富,那麼這些純樸的農家子弟將毫不猶豫的為他而獻出自己的生命。

事實上,從這一刻起,秋風兵團真正的掌握在朱東方的手裡,在日後的歲月中,雖然麵臨著無數次強敵的威脅、盟友的背叛,以及兄弟手足的分道揚鑣,但是秋風兵團的戰士始終守候在朱東方的身邊,不離不棄。

無論他是朝廷的將相還是大逆不道的反賊;無論他是救國的豪傑還是篡權的梟雄。

他始終是他們的將軍和領袖、戰友與兄長。

“眼下,呼蘭的主力共三十萬人正在攻打聖京,憑我們這幾千人去了也是水水車薪,於大局無補。

所以我準備攻打倫玉關。”

“什麼!”

陳良一愣。

“老大,你開玩笑吧!”

洛信誇張的叫道。

“雖然那裡有許多美女,不過好像還是危險了一點吧。”

秋裡摸著下巴說道。

卓靜雯更是誇張的要上前去摸朱東方的額頭。

“我同意。”

隻有魏廖是讚同的——在日後無數的日子裡,這個朱東方帳下的頭號智囊始終像如今一樣保持著敏銳的眼光。

雖然剛纔大家都被朱東方一代霸主的雄姿懾服了,不過要以三千的兵力去攻打號稱天下第一關、同時也是呼蘭與本土的重要紐帶的倫玉關,實在是超出了各人的接受範圍。

朱東方看這各人的反應,隻好解釋道:“首先,由於呼蘭大軍的主力正在圍困聖京,同時又派出大批軍隊在各地搜刮民脂民膏,兵力十分分散;再加上倫玉關地處險要,現在又是呼蘭的大後方,守備的將士在思想上相對鬆懈,所以在軍事上具備了奇襲的條件……其次,倫玉關現在等於是呼蘭的轉運站,在那裡有我們大批的同胞在等我們去解救,還有無數被呼蘭收刮的財產業等我們去奪回,一旦攻破倫玉關,有利於我軍的發展壯大。

再次,奪取倫玉關,等於是切斷了呼蘭的退路,猶如圍魏救趙,可以一舉解救聖京之圍,更能大振士氣,促進各路豪傑聯手早日驅逐呼蘭,收複國土。”

“可是雖然呼蘭在倫玉關的兵力可能不是很多,但應該還遠遠遠超出我軍,而且倫玉關易守難攻,又有呼蘭西大名將之一的哈裡哧鎮守,我看還是很難奪取的。”

秋裡皺眉說道。

“哈哈,前幾天我們不就以兩百人殲滅了一個呼蘭的千人隊嗎?

兵者詭道也,他有良將險關,我也自有伏兵妙計!”

朱東方自信滿滿的說道:“傳令三軍,一個時辰後向北開拔,我帶你們去見我的奪城奇兵。”

說著,一臉的神秘。

在眾人的迷惑中,朱東方把大家帶到了一處幽靜的山穀,遠遠的就看見山穀前麵正站著一群百姓,站在前列的是一對男女。

男的劍眉朗目,不怒自威,不經意間流露出一種攝人心肺的魄力,隻是眉宇間有著一層隱隱的憂思,給人飽經滄桑的感覺。

女的二十多歲,自然高雅,如果說卓靜雯猶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臘梅,那麼她就是清雅的山穀幽蘭,自上而下透露出一種成熟的美。

突然從兩人的後麵竄出一個清瘦的少年,指著朱東方揮手叫道:“姐姐,白大哥,你們快看,這就是我給你們說的朱東方風將軍!”

懾於卓大小姐殺人的目光,朱東方隻好從實招來。

原來當日和陳良比武的少年歐仁,出自這個名叫無憂穀的地方。

這裡本是一個與世無爭的山穀,在歐仁的父親死後,就由他姐姐歐靜接管,在穀裡的居民都是一些不滿於時政的不得誌者,以及在帝國種種叛削下無法生存而逃過來的平民和一些逃脫的奴隸。

歐靜雖然年輕,但是處世十分成熟,把整個山穀管理的井井有條,眾人對她都十分的敬服,把她當作心中的女神。

隻是她一向不準歐仁出穀,卻讓少年心性的歐仁極為不滿。

正巧這時,原先的倫玉關守將白起在倫玉關失守之後負傷逃到這裡來,交談之後更讓歐仁興起了出去見識的決心。

於是纔有了歐仁偷偷跑了出去,然後因為救鄉親而寡不敵眾被呼蘭人俘虜,又不打不相識,被朱東方收為部下。

朱東方知道倫玉關的守將、神龍帝國最著名的防守戰的大師白起在這裡之後,就立刻定下了一整套行動方案,同時讓歐仁先行,自己也隨後跟來,準備藉助這位名將來奪取這天下第一關。

“多謝將軍搭救和照顧舍弟!”

見麵之後,歐靜向朱東方緩緩一拜,舉止之間,自然大方又典雅高貴。

連卓靜雯都忍不住叫道:“姐姐,你真漂亮!”

朱東方心中也不由一跳,急忙定下心神,笑道:“穀主客氣了,一首聽小仁講您把整個山穀治理得井井有條,今日一見,真是有過之而無不及啊!”

“將軍過獎了!”

這時朱東方轉過身,對著白起說道:“這位就是白將軍吧,朱東方早在聖京就聽聞將軍的事蹟,日後在行軍作戰上還請將軍多多指教!”

“不敢,風將軍少年英才,統帥兩百人馬在呼蘭大軍的奇襲中安然無損,還全殲了呼蘭的一個千人隊,真令白起佩服!

在下是敗軍之將,丟城失地,喪師辱國,實在是愧對國人!”

說著聲音低了下去,頗有一種英雄末路的淒涼。

“白將軍何必如此自責,所謂勝敗兵家事不期,忍辱包恥真男兒!

更何況我己聽小仁說了,這次失守非戰之罪,都是那監軍的狗宦官貪圖呼蘭人的利誘,向朝廷離間,還設計把將軍囚禁起來,剝奪了將軍的兵權,開門放呼蘭人進城,這纔有今日之敗。

放心吧,這次我就是準備來奪回倫玉關,為將軍洗脫罪名的!”

“萬萬不可,倫玉關易守難攻,將軍不要輕敵!”

白起很感動朱東方的勸解,對他很有好感。

這些日子以來對於倫玉關的失守,白起一首耿耿於懷,雖然歐靜等人並冇有責怪他,但他們都是隱居於世外,其勸解並不十分有效;而朱東方卻是朝廷的人——他見這小子與卓靜雯在一起,誤以為他是朝中的顯貴之後,再加上朱東方近來又打了個漂亮仗,顯然很有軍事才華,勸解起來自然更為有力。

所以聽到了朱東方居然準備憑這區區數千人馬去攻打這座名城時,認為這是少年人旗開得勝後,自然而然的輕敵狂妄,做出的不自量力的決定,於是急忙勸阻。

朱東方微微一笑,突然心中一動,笑著對白起說:“白將軍可敢與在下打一個賭,如果在下不能在一月之內拿下倫玉關,朱東方願聽憑將軍處置;如果朱東方僥倖得手了,我要將軍發誓追隨我左右,一起打天下,永不相叛!”

說著把手伸了出來。

白起呆呆的看著朱東方自信滿滿的樣子,隻見他的雙眸透露著一種不容置疑的氣勢,一時間大受感染,雖然始終不相信朱東方能辦到,但還是把手伸了出來。

兩掌相擊,一段傳奇誕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