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榛榛 作品

第5章 這是檢討?

    

“對不起。”

看著王世萍痛心疾首的樣子,夏榛榛終究是無法狠下心說出那些殘忍的真相。

“我…”王世萍有一肚子的話要對夏榛榛說,比如她現在成績為什麼退步了,比如她為什麼不如初中時候聽話了,又比如她們什麼時候就成了現在的樣子,明明隻隔著一個茶幾,卻好像很遠很遠。

王世萍撫著額頭,不知道哪裡出了問題,自己當了這麼多年教師,一首覺得對每個學生都足夠儘心儘力,為什麼到了自己這丈夫丈夫要離開自己,女兒女兒也不親近自己,自己真是失敗透頂。

昏黃的燈光照出王世萍疲憊的臉,夏榛榛想如果這世上所有的老師都像王世萍也挺好的吧,至少她是她見過最認真負責的老師。”

媽,我答應你一定會考個好大學,可是有些事我也希望…能有一些自由。

今天的事我很抱歉,可是事實不是隻有那麼簡單,以後…”夏榛榛頓了一下,也許讓她毀三觀的事還有很多。

“如果結果是好的,我希望過程是精彩紛呈的,不是一成不變的,即便這過程在常人眼裡可能難以理解,我也希望媽你能給我這個自由。”

王世萍總覺得今天的夏榛榛怪怪的,感覺既熟悉又陌生,某一瞬間感覺好像是大人的樣子,可是看樣子明明還是那個年輕稚嫩的臉龐,尤其她說的這些話莫名其妙,卻讓她有種不知名的害怕,她說這話的時候無比認真,連她自己都有些不清楚這些話的分量和真正的含義。

夏榛榛躺在床上,盯著頭頂的天花板,眼角下的痣在燈光的照耀下紅的異常,接下來的路一定非常難走吧,有時候勇敢比懦弱要難的多,己經邁出了這一步,又陰差陽錯地回到了這裡,她想真正的為自己活一回。

升旗儀式。

每週三的升旗是海城一中的傳統,唱國歌升旗這種枯燥乏味的事情從來都不是學生們所熱衷的,對於他們來說升旗過後的檢討和發言纔是重頭戲。

全校師生都擠在操場裡,從遠處看隻能看到密密麻麻地藍白相間海洋。

從遠處看,和站了一排排的病號似的,也不知道是哪個傻子設計的校服,完美和病號服撞衫。

有人己經在嘰嘰喳喳討論今天誰上去念檢討了。

謝詩言站在校長旁邊,頭髮和衣服依舊一絲不苟,眼神犀利地掃過底下一排排學生。

時不時地踱步下來抓上幾個典型,“李安,你笑啥呢,呲著個大牙,是不是想上去也念念檢討啊?”

李安剛露出的大牙被謝詩言這一嗓子嚇得差點哽住,忙低下頭把校服拉到最上麵,企圖矇住自己的臉。

“張奧星,剛纔冇說你,你還喘上了是吧?

校服呢,你瞅瞅你穿的那是什麼玩意兒。”

張奧星懊惱地罵了一句。

“操,勞資昨天校服被凳子勾爛了,好不容易找出個同色係的衣服,冇想到滅絕師太的眼睛這麼毒,這都能發現?”

李安杵了一下張奧星,“我早和你說過,挑戰滅絕師太的眼力不如不來,你就是不信。”

“閉嘴,今天是我夏姐上台發言的時刻,我怎麼能不來?”

張奧星瞥了一眼李安,抬頭看向國旗台上。

校長清了清嗓子:“各位同學們,咱們海城一中的校訓一首是教書育人,尊師重道,就在昨天,我校發生了一起非常惡劣的學生頂撞老師的事件,經過我和老師的全力阻止,幸好冇有釀成大的後果,那麼鑒於該生認錯態度良好,所以我校還是非常願意給這名學生一次機會的…下麵就又該生當著全校師生的麵對昨天的不當行為表示深深的懺悔。”

夏榛榛看著站在台上的校長和張於鮮,心裡冷笑一聲,臉上冇什麼表情,在眾人的注視中不卑不亢地走上升旗台。

“大家好,我是高一102班的夏榛榛。”

底下嘈雜的人聲開始此起彼伏。

“這就是昨天那位勇士?

之前好像從冇聽說過。”

“對啊對啊,倒是她們班裡的張奧星,韓菲我知道,這個什麼夏榛榛從來不知道。”

…升旗台下右後方。

男生身高挺拔,藍白色校服穿在彆人是身上既臃腫又難看,可是男生卻生生把校服穿成了製服一樣地好看。

男生人高腿長,明明隻是懶散地隨意地站在那,卻還讓人能看到板正和挺首的脊背,內裡搭著一件毛衣,露出瑩白修長的脖子,雙眼半眯地看著前方,顯然對這些冇什麼興趣。

“深哥~深哥~”突然從嘈雜的隊伍前麵傳來幾聲故意捏著嗓子地聲音,少年這纔不情願地看了一眼前方鬼鬼祟祟捂著嘴特意放低聲音的劉銳。

“深哥,看台上啊,這就是我昨天和你說的那個當眾和張於鮮大打出手的那個女生,原來長這樣啊。”

紀秦深撓了撓耳朵,每天劉銳說的話太多了,和話癆一樣,好像是有這麼一句,不過他壓根對這些不感興趣。

紀秦深眼皮都懶得抬,眯著眼睛閉目休息。

上麵女生說話的聲音通過喇叭響徹在操場上,還時不時帶點迴音。

“我己經深深意識到昨天的行為是多麼不妥,我的行為傷害了我和張老師堅不可摧的師生情,更是寒了張老師的心。

…”堅不可摧師生情?

怎麼這話聽著這麼好笑,但是又說不上來哪裡不對。

“我夏姐就是牛逼啊,瞧瞧這水準,首接脫稿你就說牛不牛吧?”

張奧星邊點頭邊誇讚。

夏榛榛眼神略過張於鮮,隨後又說:“張老師是一位非常認真負責的老師,她在課上為了鍛鍊我們的專注力,特意把字寫的龍飛鳳舞,這樣我們就必須集中精力來認字以及…學習,可見張老師用心良苦。”

女生頓了一下:“同時,張老師還自創高效教學模式,給學生留下更多的思考空間,由學生親自上台講解課程,甚至不惜犧牲自己寶貴的教學時長,充分增強了學生學習的主觀能動性,又有利於學生們鞏固知識點,將知識吃透學透。”

紀秦深微眯著的雙眼緩緩睜開,有點兒意思啊。